秦灭长安.

★开学要弧,尽量周更

枫叶狐 秋季弧啦。

睡一覺,睡一覺靈感就來啦♡

我满足于我所拥有的一切,日常会犯懒。

先道个歉,最近事儿是真多停更一段日子.实属抱歉
七夕准备的文预期也没完成.给葵葵和云辰以及盆鱼们的礼物也没搞完
先等我活着回来。

被一个特殊朋友关注真的是挺惊讶的。

恶犬调教。

>佩帕♡

>恶犬调教.无理由只想开学步车

他的余光瞥见伏地的“大型金毛儿犬”,佩利呈蹲伏的姿势,拱出背脊像匍匐的野兽蓄势待发,遂张显大腿肌的绷紧当然包括胯间撑成伞状精神的小家伙儿。

「帕,帕洛斯...」

抬起的眸子已是敷上朦胧水汽,长时间忍耐让他口腔分泌的唾液不住吞咽润喉,就像挂高处的肥硕可口的肉块儿只供观赏不可尝,这时候仿佛有个捣鬼的东西一点一点啃噬理智的枷锁。

屋内这见鬼的温度难不成一直疯狂的飙升吗,佩利有些急的呼吸衬出他急躁又闷热,发丝寥寥的粘黏在颊侧,说实话很痒却敌不过脑子里一些坏东西。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情欲当头还迟迟不肯下手。

「佩利。」

白色恶魔倚在王座上满意的欣赏着属于他的专场,愈发愉悦的神情挂在脸上眉梢上挑的动作更是他坏心思的表露,俯视着被撩拨出欲望强忍着的男人。

该怎么折磨你呢?

帕洛斯终于有了动静儿,那就是抬起了细腿儿将嫩皮的脚勾上佩利下颚迫其抬起下巴。

「啧。」

佩利不吃他这一套,有时候他是真的不傻,他猛然抓过帕洛斯脚裸用利齿带着惩罚的意思咬了一记,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这么小。

「佩利,没听过咬主人的狗不是好狗吗?」

帕洛斯被疼痛感从沉浸观赏的状态中扯了回来,却不恼他的举措也没有去厉声斥责只是笑着看他接下来的表现。

「我不是狗!想打架就直说!」

他撇着嘴角狠狠地啐出口唾沫就是一句骂,拧着眉头不屑地凑过去用舌尖卷起拇趾,细细吮着似羽毛轻扫缝隙,每一寸足部肌肤都将会被唇重重的碾过去。

帕洛斯偶尔会恶意的将脚趾深入他的口腔,享受对方的亲吻,不知不觉红润色调顺面颊至脖颈间,点红了支棱的耳尖。

「真是无可救药的蠢货。」

海盗的宝藏㈠

《海盗的宝藏–雷瑞》‖.The pirate treasure.

◎第一篇。「all瑞向★雷慎」

>海盗头子·雷狮‖人鱼·格瑞(雷慎)

>剧情向。最后是安瑞糖(๑°艸°๑)

★这大概是很大的坑!

乌云像黑骑士的梦从南面席卷而来,电闪雷鸣是死神露森白的骨鼻孔钻进来几只迷路欧鸟一声喷嚏,吹得巨浪磅礴翻滚毫无死寂的意思,大型船只携着张扬的帆飘忽不定,嘎吱作响的夹板承受量挺大,这上面运载着形形色色的人.有商人、妇人老人、妓女、孩童以及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

他们伪装的很好,穿着普通混入其中没有任何人察觉。

他们所盯着的是那批运往南方的货物,高价钱打造的铁锁紧锢其上,用漆黑的新布匹盖得严实,甚至不留缝隙,还真是奢华舍得开销,如果换做我们,估计要心疼死了。
雷狮这样想。

他发顶系着显得复古红布条以及披散下来的零散装饰,最为明显的是指头上一颗璀璨惹眼的嵌着绿宝石的戒指,黑豹皮夹克脚蹬锃亮的高靴,鞋跟儿的马蹄状铁幻敲击在地上出现妙律,紫罗兰色调的眸子是所谓神话中的渊长星河无比深邃,漂亮的不像话,就像任何世界上珍贵宝石都是次品。

他躺在糟糕的吊床上枕着胳膊难以入眠,褪去的乌云残星的光溜进船舱上透顶的窗亲吻上他面颊,很白净锋眉不彰显狠戾却盛气凌人。

「hey!伙计我猜这批人运输的玩意儿,肯定是能赚大发的东西。」

旁边的轮班儿的水手贪婪心思暴露无遗,他张口便是油污的坏牙激动的讲着,可见其是长年烟瘾导致吧,雷狮嘴角挂了讽意笑着。

「是啊,如果落到我手里我就把他们卖掉辞职回老家享福去,谁愿意在这儿受罪!」水手兴奋的讲着,但雷狮完全没听进去,他对别人的理想不感兴趣。

他翻身下了吊床要出去透透海风,毕竟屋内的汗臭味与闷热让他觉得有些厌嫌。

海平静的倒映一望无际的星河,船悠悠的漂浮在上,倒是海风叫嚣的厉害。

「嗨帅哥儿,也来透风?★」一位十足漂亮的长发美女。

雷狮调侃性的吹一嘹声哨利落的下了结论——不一般,既然搭上了讪就去唠唠。

「幸会,我叫凯莉。听说这是走私货的非法船只,想必海盗先生早已听说了吧。」

这女人选择了一条十分大胆且不知死活的糟糕话题。

「看来你是知道了不少?」

雷狮的话语让凯莉觉得有些刺耳,和掠夺气味浓重的狮子谈话真是难受,因为没人猜到他下一秒想干什么,轻松的咬穿你喉咙也说不定。

「当然。不然我还不会来找你,我还知道这另一批货在仓库里,还相当价值不菲。」

「告诉我这些,你有什么好处?」

「因为我们是同类啊——」

说实话这的确勾起了雷狮兴趣,越大块儿的肉越值得撕咬不是吗,他看着凯莉离去的背影,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摇头笑叹。

————————————————
——————————————————
「凯莉你去哪儿了!」黄毛跳出来第一时间凑过去,问东问西。

他们处上等客房开销很大,为了接下来的动作不得不如此。

她的同伙——金,是个可爱的傻小子,很阳光相处起来莫名轻松愉悦,当然还有另一位。

「安迷修那家伙呢?」凯莉摘下盘中玛瑙光泽的葡萄丢嘴里,环视一周没见到目标。

金回想到几分钟前他们的对话,迟迟说出口,「他,他去仓库了。」

凯莉差点儿没被噎死过去,然后金好继承她女巫的称号。

那个笨蛋,又是单独行动。

————————————————
————————————————————★
而在仓库里,黑暗被布置的很谨慎严密,却被一抹光撕裂一条缝。

蜡上烛火跳动着像火舌舔舐到周围,这让他的脸有些模糊,但这不重要,他在和一箱子说话。

「饿不饿?我这里只有些水果,葡萄要不要...」

他很怕这些不和他口味,他有个不好的老毛病就是——总是非常在意别人。
毛病又犯了。

禁锢在玻璃水箱里的人鱼需要足够量的食物与空气,粗心的雇主毫不在意这些,如果不是安迷修的及时早就见上帝了吧。

为此安迷修在水箱一角砸了一洞能伸进去一拳头,人鱼有些虚弱在这里贪婪的吸吮注入的空气,他捏上一颗小心翼翼的送进去。

他挺怕被咬的,听凯莉说人鱼的撕咬能力不亚于鲨鱼。

出乎意料的是人鱼没去咬他颤巍巍的指头尖儿反而叼上食物吞之入肚冰凉的舌卷上指尖儿富有感谢的意思。

「...」一个激灵顺脊传上头皮,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人鱼,不可思议。

直到手里的葡萄一颗颗送完,他仓促的的起身离开。

「我再去给你拿一些!」

他将指尖碰上紧抿着双唇,这大概就是他对我的好感吧,安迷修这么想。

待。

《海盗的宝藏–雷瑞》‖.The pirate treasure

★预告‖段落摘选

《海盗的宝藏–雷瑞》‖.The pirate treasure.💀

>海盗头子·雷狮‖人鱼·格瑞

>剧情向,预告。

乌云像黑骑士的梦从南面席卷而来,电闪雷鸣是死神露森白的骨鼻孔钻进来几只迷路欧鸟一声喷嚏,吹得巨浪磅礴翻滚毫无死寂的意思,大型船只携着张扬的帆飘忽不定,嘎吱作响的夹板承受量挺大,这上面运载着形形色色的人.有商人、妇人老人、妓女、孩童以及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
他们伪装的很好,穿着普通混入其中没有任何人察觉。

他们所盯着的是那批运往南方的货物,高价钱打造的铁锁紧锢其上,用漆黑的新布匹盖得严实,甚至不留缝隙,还真是奢华舍得开销,如果换做我们,估计要心疼死了。
雷狮这样想。

他发顶系着显得复古红布条以及披散下来的零散装饰,最为明显的是指头上一颗璀璨惹眼的嵌着绿宝石的戒指,黑豹皮夹克脚蹬锃亮的高靴,鞋跟儿的马蹄状铁幻敲击在地上出现妙律,紫罗兰色调的眸子是所谓神话中的渊长星河无比深邃,漂亮的不像话,就像任何世界上珍贵宝石都是次品。

他躺在糟糕的吊床上枕着胳膊难以入眠,褪去的乌云残星的光溜进船舱上透顶的窗亲吻上他面颊,很白净锋眉不彰显狠戾却盛气凌人。

「hey!伙计我猜这批人运输的玩意儿,肯定是能赚大发的东西。」
旁边的轮班儿的水手贪婪心思暴露无遗,他张口便是油污的坏牙激动的讲着,可见其是长年烟瘾导致吧,雷狮嘴角挂了讽意笑着。

﹉﹉﹉﹉﹉﹉﹉﹉﹉﹉﹉﹉﹉﹉﹉﹉
﹉﹉﹉﹉﹉﹉﹉﹉﹉﹉﹉﹉﹉﹉﹉﹉
「该死!你们如果把我宝贝弄坏了,我一定让你们头颅落地!见鬼去吧!」
雇主捏着看似奢华的拄仗扯着嗓门像极了魔鬼鞭打这群可怜的奴隶。

水手收了高价格贿赂费,他们任务就是看护这些莫名其妙的箱子。

最下层仓库热闹的没话说,他们呆头呆脑顺从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

终于火势被压了下来直至熄灭,哪个该死的家伙把易燃物撒溅在黑布上,被掀下的,堆积成山的货物箱露出来一玻璃制的箱子,里面盛了足够量的水被封制的严严实实,打造箱子的工匠好像是故意将其外壳换成了毛玻璃视觉影响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雷狮藏身在柜子后突然对那东西起了兴致,雇主那么费尽周折就为一玻璃箱儿。
有几个钟头的折腾待他们一个一个离去直到雇主心不在焉的上了楼,紧缩上木门灯光透过门缝依依不舍最终殆尽。

雷狮从藏身的柜子后面灵活的跳了出来拨去身上沾染的尘土,借着微弱光火的油灯摸索。

掀开黑布就是精致的玻璃箱以及五花大绑的绳索铁链。真是麻烦。

他其实不介意再添一把火焚了这里,幸运的话还能得知这到底是不是劣质的箱子。

雷狮屈指敲敲打打,侧耳净听也没什么动静,于是费尽周哲才启开一点缝隙,无奈之下只能凑合着看看。

「...」
上帝啊。
﹉﹉﹉﹉﹉﹉﹉﹉﹉﹉﹉﹉﹉﹉﹉﹉
﹉﹉﹉﹉﹉﹉﹉﹉﹉﹉﹉﹉﹉﹉﹉﹉
「我不光要这些人的钱,这艘船上的货我也都要了。」
雷狮是最高指挥者,现在他的眼神全是肃杀之意狮子张开饕餮的胃口待饥饿的啃噬猎物,他抓上餐盘中最大的肉在撕咬下的挤出的肉香汁液顺手腕而下,才舔舐干净。

佩利拳头打在桌子上,餐具随之一颤清脆叮当作响是他兴奋的表现:「什么,我们要劫船!?」

「老大的意思是,要问那胖子是想要命还是货。」帕洛斯舌尖卷住汤匙送进嘴里咸香汤水在口中缓缓散开,细细品味后吞之入肚,看起来举止优雅,跟佩利完全相反。

「有意思。」
帕洛斯想。
﹉﹉﹉﹉﹉﹉﹉﹉﹉﹉﹉﹉﹉﹉﹉﹉
﹉﹉﹉﹉﹉﹉﹉﹉﹉﹉﹉﹉﹉﹉﹉﹉

「你是海神的宠儿,同样是我想要挖掘深海触及的宝藏,你是我的。」
我发誓,这时候我理智像是被魔鬼咬穿了,每次见他双眼都像是在诱惑我堕落。雷狮额抵在双手背上。

「人类是贪婪自私的两脚恶魔,杀死我吧。」
他渴望家乡,甚至冒出待他一凑过来就撕咬穿他的喉咙的想法。

Endless abyss.」💀★雷狮x格瑞
—————————
Pirates and mermaids★海盗和人鱼


:D_白苟.

我的肉被吞了!!!
看来我要重发了。
那么链接走起。
狼与雄狮的游戏。(续篇abo)

——————————————————

找桃夭小姐姐约稿了一张雷狮狮我好戏她画风。

关于牛奶的正确使用方法。

⒈雷瑞(雷慎)

⒉牛奶很甜适宜调//情(欧欧吸我爱)

⒊那么,GO↓↓↓

这是晚餐时间,他们只吃简单即方便的食物,比如雷狮点的烤肉串和格瑞的一杯纯牛奶温度适宜,说实话这辛辣勾人味蕾的肉香是很吸引格瑞。

他停止吮手中的纯奶,朝向雷狮目光久久注视着他,烙进眼眸的几个简单动作——选择了目标,齿关一合撕咬上肉块,咀嚼碎后吞咽属于男性特征的喉结会随之上下律动,猩舌这才露出舐净唇角残渣。

“怎么,想做?”
这毫不遮的掩的言辞富有磁性蛊惑的声音入耳的确让格瑞有些赤红耳面,他尴尬的别开视线埋头重又喝上了,额角那缕碎发恰好遮掩了他的侧颜表情,雷狮只是显得满意的笑着没说话。

“不,我只想问你需不需要纸巾。”
格瑞抬头反驳,他对这种事没兴趣,容色染了不耐烦,每次对于他的一系列“海盗”作风得去刻意隐忍。

“这不有现成的吗,帮我舔掉就不会浪费了美味,很节约。”他趋近人旁侧唇攀上人耳亲吻一记并且直言不讳,他才不顾及格瑞的脾气直来直去,尤其是在对方正值处禁欲期和嘴巴不乖的时候去欺负一把。

这是恋人和谐的日常。

“无理取闹。”他惯性想避开点,却遭其胳膊圈揽腰际更紧了。

真是...让人讨厌的男人。格瑞无奈的任了他动作,拧眉不语。

“不要这么枯燥嘛,偶尔来点刺激的?”
雷狮趁其不备掠过格瑞未品完的牛奶,放在两腿中间距腿根部位顺势二腿一合夹在中间,指着像是命令,他语气凌人更是乐在其中
“来,喝吧。把它喝完今晚放过你。”

也就是要他低头完成这色//情的动作,看雷狮那准备享受的模样儿格瑞面颊立即敷了红切齿,

“你!”

————————————————————
之后你们懂得吧。


嘉德罗斯,只能用拼音耶...
将就着吧。
––––––––––––––––––––––––––––––

😪😪

也是闲的没事儿写写画画。
字丑,有参考。

丹尼尔的凹凸文+艺术体(bingbu)。



–––––––––––––––––––––

语吸皮群要死亡戏,小黑洞死亡戏...
好尴尬啊,他们让我随便死一死,我怎么随便才能死。